D0438: 會是幾碗的泡麵?

17一月2011 § 發表留言

騎車去開會的路上。

踏呀踏呀,長路漫漫,一直未到盡頭。

我內心實在等得好不耐煩,

可是我的腳還是很誠實的一直踏,一直踏…

而心中一直哼著嚴爵的<困在台北>

「每個人的人生,都有一段片刻在等,那叫做過渡期…」


顧名思義,要是過渡期的話,總會有一天會渡過。

況且,每個人的人生,也不會只有一個維度,一個目標。

要是其中一次元X停滯不前,就抓緊時間往另外一個次元Y前進吧。

儘管心中在等,我的腳可一直在跑。

雙腿停下,卻為腦中思索不斷之時。

總會到終點,所以不要浪費時間,好嗎?

Cheers.

語無論次,自言自語,你懂不懂,與我何干?

(後記:可恨的騎了半小時單車,會議只是開了十五分鐘就解散,也真無奈。又一個半小時回程。)
(後記2:將「次元」換成「Dimension」會容易明白。)

D0417: 叫太陽軌跡逆轉

27十二月2010 § 發表留言

由冬至到聖誕節的三天,太陽的軌道到達了「至點(Solstice)」。此時太陽直射地球緯度上之最南或最北點。因此,在聖誕節的前夕,是北半球日照最短,黑夜最長的時間。在這幾天中,太陽軌跡就開始逆轉,從日短夜長漸漸變成日長夜短。曙光初現,驅散寒冬,「否極泰來」也許就是這個意思。

但是,誰叫太陽逆轉?其實太陽一直靜止不動(至少相對於地球而言),改變的是繞著地球公轉的太陽。

所以,逆轉陽光並不難,從另一個角度看就可以了。無論有多灰暗,只要肯一直慢慢走,陽光總有天回到身邊。雖然別人的想法難以改變,但又與我何干?

D0412: 祝閣下旅途愉快

22十二月2010 § 發表留言

20101222_gatwick

一打開門,看見見阿媽在熨衫。

「HI,我番黎啦。」

「嘩乜你咁快番黎既!你阿爸話你班機未起飛架喎!」

望一望電腦打開著格域機場的網頁。

「唉呀個網虧虧地唔係好準啦。不如今晚唔好煮,出街食飯,至多我請?」

「唔好啦,我已煲咗湯啦,下次先啦。」

「哦,遲啲先搵埋呀爺呀麻佢地出去食飯啦咁。」

放下行李,房間中的床已經換成新的,下層有張小書桌的一種。

想起舊的兩格床,上層屯積了爸爸多年買回來的無聊玩意和電器,加上開始老舊,已經嚴重的往一邊傾側,睡在床上搖一搖就會滋滋作響。

我曾經擔心,晚上會在睡夢中被突然倒下的上格床壓死,那就真的是「滑稽死」了。

雖只在出發前幾天輕輕提過,回來時就已經換掉了。連書架也換成新的。

「謝謝。」

D0410: 梅菲定律之實踐

20十二月2010 § 發表留言

20101220_murphylaw

梅菲說:「屎發生。」屎就發生了。(廢1:3)

事緣投稿論文之死線推延三天至上星期六,正好踏正較早前計劃好的巴斯週末假期。

上星期實驗的結果有點錯漏,因而花了好幾天時間,改了參數再來一次。所以論文的進度也不是很好,最後也索性住在實驗室過了兩晚上,我想「住lab」對歐州人來說是很神奇的事吧。雖然星期四晚上整夜無眠趕工,最後總算於星期五晚深夜趕起了一個完整的版本。老實說,血液中充滿咖啡因的感覺並不好受,而將事情推到死線前一分鐘是也太不要得。

回到家裡已是星期六早上三點。

「先睡三個小時再說吧」原本已經打算把論文帶到旅程上修改,設定手機鬧鐘就倒頭大睡。

「頂,訓過龍!今次PK啦!」早上七點。

遲了一小時起床,我用了十分鐘梳洗,從劍橋西到劍橋東,七點四十六分到達火車站目送車尾。

「頂!」

八點十五分才上了下一班開往倫敦的火車。
到達倫敦國王十字,遇上車票檢查。

「你的火車證呢?」

但起床時太怱忙,忘了帶學生火車證*。當然,無人證物證,被當成了「偷雞」買特價車票的打工仔。百辭莫辯加上自己真的理虧,那亦無謂砌辭狡辮,好聲好氣得查票叔叔也無奈(再上車到個小站下車就能逃之夭夭,有心偷雞的乘客也不會蠢得看見查票也不逃吧?)。好,三十八磅罸款乖乖奉上。

因為沒有火車證,由倫敦到巴斯的車票也就都不能用了。更不幸的是我已到了倫敦而非還在劍橋。可以做的幾個選擇有(參考:我原來買的優先學生票是三十四磅來回巴斯劍橋):

\begin{figure}
\centering
\includegraphics[width=1\linewidth]{巴斯<--->倫敦<--->劍橋}
\caption{圖例}
\label{ref:bathlondoncambsmap}
\end{figure}

(1)繼續行程,真的「偷雞」用學生票到巴斯:
   但這樣取巧做法實在不要得,BAN。
(2)繼續行程,買一張原價倫敦巴斯來回加劍橋單程:
   四十八加二十磅,太貴。BAN。
(3)繼續行程,買一張新的火車證,買生倫敦巴斯單程(因為已經錯過原本到巴斯的那一班火車),回程用學生票:
   二十六加二十一磅,沒有證件相申請火車證,加上新火車證會很快超齡,BAN。
(4)老子不去了!買一張單程回劍橋,二十磅。

最後我選擇了(4),十五分鐘後,乘下一班火車回劍橋。一個本該在巴斯遊山玩水的時間,又在實驗室修改論文渡過。梅菲啊梅菲,你的奇跡又再一次降臨我身上,蒙受「恩典」,我安能不相信你,歌頌你的偉大呢?

當然,塞翁失馬,可能是梅菲賜給我一個把論文改得更好的機會 --- 星期六,又是一個在實驗室渡過的晚上,但修改在文章中不少寫得不好的地方,如果到了巴斯玩得性起就廢事改了,難得旅程泡湯,多謝梅菲。晚上二點鐘,在死線前一刻終於把論文交了。踏雪歸家,頓覺我尚有許多燃燒青春的本錢,真好!

放棄了一次旅行,倒覺沒什甚大不了,倒是賠了車票和罸款有點「肉痛」。反正,最重要的是今年該做都做了,而一個真正的假期已經近在眼前,真箇想起都笑! :)

趁還有「易燃青春」,年尾做盡佢,然後玩盡佢!你都要加油啊!

註:就如香港的學生乘車證,乘可以有打七折,但是乘車時要隨身帶乘車證。

D0387: 雜訊太多訊號弱

27十一月2010 § 發表留言

這是幾天前,和一個朋友說起,有關與女生調「頻道」的事情。

我說,要是遇到不同頻道的女生,不用說也合不上來。

遇到個個頻道調得對的女生,有時覺得還是做朋友較好。

我覺得,還不如打通「半段頻道」的來得可愛。

接收到暗號,但不用解碼就明白的,才算是童話故事。(雖然,我不是王子。)

就算長大了,也覺得浪漫一點才好。

如若你亦認同,就把現實主義留給別人吧?

要怪就怪各自的頻道太古怪了,接收一點訊號也很難。

因為浪漫主義可以當飯食,還是可以在異鄉乖乖地做宅男罷。

D0367: 如愚人, 技不如人

06十一月2010 § 發表留言

等待實驗結果中,無聊隨寫日誌一篇。

幾日前實驗室的電腦終於壞了,完完全全打亂我的工作進度。最慘的是在會議投稿前壞機,雖然投了稿也未必能取錄,但現在根本是沒指望了。雖然可以將東西放上網絡運行,但也大花時間了。除了灰心失望,就是灰心失望。

可惜,技不如人,唉。

細心想想,自已也實在怠惰,力有不递好應該一早就要將事情做妥。今天的事明天做,實在不要得。數算得太慢,program也寫太慢,漏洞太多,浪費debug時間,最重要的是花太多時間在實現無用的功能,花了整個星期寫GPU但最後完全沒有用過。明知電腦「神神地」就應該搬去cluster運行,太多不必要的自信! 欠缺失敗的覺悟! 預留太少意外空間! 看著自已的失敗真的想哭。

算了,吸取教訓,下次做好一點。反正,機會還是有的。今次未算最衰,安慰自己今次得到了一個「下次可以做得更好」的機會,努力。

發洩完畢。

D0365: 春去秋來冬又至

03十一月2010 § 發表留言

  • 日復一日,轉眼已一年。
  • 初來報到時的短暫的興奮,但霎時已被在離開時大意割開的傷口之痛楚掩蓋,痛苦散去後,忽覺寒冬已逝,一片澄明。
  • 在生活上的文化沖擊,其實比想像中少;反而是對不同社會制度有更深刻體會。英國的福利主義的各種利與弊,一打開每天報紙就一目瞭然。議會選舉百花齊放,不同意識型態的代表,為了爭取支持而不斷磨合妥協,並不是只是談「是否普選」如此與生俱來應有之基本權利……在香港,「自由開放」絕對是既得利益者的專有權利。
  • 這年來,香港發生之種種荒誕的事,社會充斥太多誤導與歪埋,合埋化一切不公義。堂堂香港政府,竟看GDP比市民生活重要,在失望之餘亦令人反思。我們無論在政治,經濟,文化,宗教方面,香港都保守右派得很離譜,真的非常離譜。可惜我們連號召市民關注的力量也沒有,何來奢求改變?
  • 看到在外地的中國人,就明白中國要真正成為「大國」,在這一代是沒可能的事。
  • 我們是否要愛國?甚麼是國?我們要的是甚麼?
  • 甚麼是「神」?「神」是甚麼?如何有走出教條,飛出框框的勇氣?
  • 人生其實有很多值得去花時間的地方,並非只是賺錢和讀書。開始知道未來最想過的生活。一年來,或者是玩電腦遊戲的時間少了,加上再沒有再煲電話粥,多出來的時間,扣除facebook(笑),在晚上一個人想了許多問題。有時想得通,有時抓破頭皮也不明白。
  • 知道自已的數學真的很差。不得不努力之餘,更後悔中學時有個好老師卻沒打好基礎。
  • 儘管已經每一天不停讀寫聽說英文,除了多學了幾個生字,我想英文是差不多沒有進步過。或者,我根本沒有任可語言天份?
  • 以劍橋的研究水準來說,香港的大學還差很遠,在實驗室裡我是長期向人討教的一個。又或者兩地根本是有在本質上的分別,香港是為吃飯而做研究,這裡卻是為做研究而吃飯。
  • 慶幸誤打誤撞選了計算機視覺和機器學習作研究題目。雖然還是要做很多數學模型,但這是少數可以用「創意」來代替公式證明作賣點的領域。
  • 新交的朋友不算多,有幾個已經畢業回港,相識的時間不長,但也留下了很多深刻的記憶,填滿了幾格枯燥無味的日子。也知道,香港有錢人的數目,原來比之前想像的都多。
  • 發覺我還有許多朋友,這是少數感到慶幸的事。每個星期都會有人問我何時回香港,雖然知道當無話題時說「何時回香港?」比「吃了飯沒有?」比較難識穿,但聽在心裡還是有點高興的。可能,是因為我存在感較薄弱。
  • 我有一些每一天跟他說「我好廢」但沒有嫌我煩的好兄弟;有一些跟他訴苦「做乜ˍˍ__嘢讀電腦?好灰」的好兄弟;有一些無聊但好有心的好兄弟;還有不嫌我又毒又宅,肯陪我說話的大美女幾個。
  • 特別的人再不特別,不特別的人莫明奇妙的再特別起來,該是一件不甚特別的事吧。
  • 幾天前阿爹阿媽寄了他倆旅行的相回來,看見他們好像老了一點點,可能只是爸媽忘記染髮罷,但心中不免感覺一點微微的酸苦味……很久沒有給他們打電話了。

如若此時重看白先勇的<驀然回首>,該會再有一番體會吧?

……有一天黃昏,我走到湖邊,天上飄著雪,上下蒼茫,湖上一片浩瀚,沿岸摩天大樓萬家燈火,四周響著耶誕福音,倒處都是殘年急景。我立在堤岸上,心裡突然起了一陣奇異的感動,那種感覺,似悲似喜,是一種天地悠悠之念,頃刻間,混沌的心景,竟澄明清澈起來,驀然回首,二十五歲的那個自己,變成了一團模糊逐漸消隱。我感到脫胎換骨,驟然間,心裡增添了許多歲月。……

—<驀然回首>白先勇

雖又不至於「增添了許多歲月」,但也是個不錯的經驗。當我回來之時,又會否不一樣?

要期待!哈哈!

關注

有新文章發表時,會立即傳送至你的收信匣。